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化沙龙 > 正文
唐碑的传说
作者: 段家军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8-23 16:50:32

羽毛球 入门 挥拍动作 www.rrh58.com   

    唐碑的传说有很多的版本。此传说为天津作家段家军先生2000年赴冀中腹地文安洼采风时所录。现整理出来,以餐读者。

                                  
   
话说隋朝末年,暴君杨广昏庸无道,毒父害兄,辱妹霸嫂,加之苛捐杂税多如牛毛,闹得是天怒人怨,民不聊生。穷苦百姓活不下去了,便纷纷揭竿而起,河北王李子通便是十八路反王之一。
   
闲话不表,咱单说离着文安县西北五里地,有一个小庄子。

庄子里有百十戸人家。百十戸人家里有一个铁匠孙老汉。孙老汉五十来岁,自幼便跟着父亲打铁,练得一手打铁的好手艺,方圆百里有名,曾有人传言那唐朝的开国元勋尉迟恭跟他学过手艺。
   
孙老汉为人良善忠厚,老妻早丧,他又当爹又当娘,苦扒劳业的把两个儿子拉扯成人,还给他们都娶了媳妇儿。孙老汉和两个儿子虽说靠打铁度日,挣银子不多,可他却常常救济庄子里那些吃不上饭的穷苦人家。
   
说有那么一年夏天,说是夏天,其实也就是刚过五月,那天儿就像下了火。连着多少日子,天上一点云彩丝儿都没有,真是万里无云万里天。
   
这一天,眼瞅着到了晌午,孙老汉吃罢了饭,又喝了瓢凉水,便坐在自家的铁匠铺门口儿的大柳树下打盹儿。天儿忒热了,他坐在那半眯着眼似睡非睡。正迷糊着,冷不丁就听“咕咚”一声响,着实的唬了他一大跳。
   
孙老汉睁开眼,甩脸观瞧,见一个人倒在了他的铁匠铺子门口。好家伙,孙老汉再仔细瞅时,见那倒地之人,衣衫褴褛,身上的衣裳都成条子了。一条腿上还渗出斑斑血迹。身上发出的一股股怪味能把人熏出二里地开外。
   
孙老汉一捂鼻子:这是啥味儿呦?
   
孙老汉想可是想,起身举步来到那人的眼前。

倒地那人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面似黄钱儿纸,俩眼紧闭,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胸脯子一鼓一鼓的。孙老汉急忙招呼俩儿子出来,让他们哥俩轻轻地扶起来人的半个身子,自个又进屋从水缸里舀出来一瓢凉水,给来人一口口 灌进口内。
一口、两口……

                              
  
几口水下肚儿,又沉缓了一会儿,就听得那人肚子里咕噜噜一阵响,嘴里长出了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哎呀,这是哪???
   
见来人苏醒过来,孙老汉言道:阿弥陀佛呦,真是谢天谢地,醒过来就好。敢问你是从哪来的,又上哪去?咋弄成了这个样子?
   
听了孙老汉的话,来人并没急着作答,嘴里说:老爹,给俺弄口吃的行不?俺都六七天没吃东西了。听了那人的话,孙老汉手拍着脑门子,可不是么,这人   一准儿是饿昏的。

孙老汉说,你等着,俺这就给你弄吃的。
   
孙老汉进屋,功夫不大,手攥着几个金晃晃的饼子出来。家里就只有这个了,吃吧。瞅见吃的,那人是眼放异彩,从孙老汉手中接过饼子,你瞅他是三口并两口,两口合一口,吃的个腮帮子鼓起来多老高。风卷残云般,眨眼间几个饼子就进了肚儿。
   
要不老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它饿的慌。饼子吃了,水也进了肚儿,立马人就有了精神儿,说话也有了底气。
   
那人爬起身来,跪地上就给孙老汉蹦蹦的磕响头,一边磕一边说:多谢老爹救命之恩。孙老汉忙伸手相搀:可是使不得,可是使不得,快起来吧。从地上爬起身来,来人接着说:俺是从东都洛阳来的,河南遭了天灾,闹蝗虫。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这才带着老婆孩子出来寻条活路。哪成想,老婆孩子在逃荒的道上都饿死了。俺一路乞讨,要饭到了河北地界。前几日讨饭时,被一个财主家的恶狗把腿又给咬了,今儿来在老爹家门前,饿的实在是走不动了,才……
   
听了来人的诉说,孙老汉鼻子发酸。他口打唉声:唉,苦命的人,你暂且在老汉家住上几日,放心。有老汉吃的,就绝饿不着你。来人连连道谢;好人呐,好人呐,俺算是遇上好人了。
   
孙老汉说,你先净净身,换身衣裳,歇息下,缓缓神儿。

                                
   
日间无话,说话就到了天黑。

一家人吃罢晚饭,孙老汉安顿好来人后,就回到自己屋子歇息。正要睡实。门帘子吧嗒一挑,白日间救的那个人来到了他的眼前。

孙老汉睁开眼,不由倒吸口冷气。见来人跟白日里是宛若俩人。衣裳换成了八卦仙衣,脚踏云履,面色红润,手拿一把佛尘,背插大宝剑,俩眼倍儿亮,烁烁放光。
   
孙老汉以为自己眼花了,忙揉揉眼睛。没错,是白天救得那个人。
   
您是……
   
见孙老汉如此模样,来人是哈哈大笑,其笑声如若洪钟:老爹莫怕,俺乃紫云山天霞洞的无极子,下界云游至此。早就听传老爹忠厚仁德,故才有白日一试,果真如此,老爹还望见谅。
   
哎呀呀,原来是上仙恩缘老汉,是老汉慢待仙人了。

孙老汉一骨碌身子从炕上爬起来,鞋也没穿,跪地上就给无极子磕头。

无极子伸手相搀:老爹不必如此,今日一见,该着你我有缘。也罢,跟我走一趟,我带你去个地方。
   
孙老汉诚惶诚恐,一切都听仙人的。
   
迷晕中,孙老汉跟着无极子出了屋门。到了院里,无极子一拽孙老汉的衣襟儿??谥兴档溃豪系蜒郾丈?。言罢嘴里念念有词。

孙老汉闭着眼,没晓得咋回事儿,俩脚就离了地。
   
孙老汉心里害怕,可他照着无极子的话做了。俩眼一闭,心里念佛;爱咋咋地吧。他闭着眼,就听耳边那风声是呼呼直响。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孙老汉觉得风越来越小,仿佛间,俩脚也触着实地了。
   
老爹,睁开眼吧。到了。无极子说。
   
孙老汉把眼睁开。嚯,好家伙,好大的一座城,城里华灯溢彩,人来车往,叫买的叫卖的是人山人海,那个热闹劲儿就甭提了。无极子对孙老汉说:在城里,瞅见啥好你随便拿,想拿啥就拿啥,这有个口袋。

   
说着话,无极子递给孙老汉一个布袋子。

                              
   
到了城里,孙老汉的眼可就不够使了,他是东瞅西瞧,瞅哪都新鲜。就这样,从城东到城西,从城西又到了城北。孙老汉光瞅了,啥也没拿。

无极子提醒孙老汉,老爹,赶紧拿,一会儿咱可就回去了。
   
眼瞅着天就到了三更,街上的行人渐渐散去,孙老汉还是一样东西没拿。无极子又催到:快点选几件吧。孙老汉手粘着须髯,心里琢磨,拿啥呢。
   
孙老汉猛抬头,瞅见前面有户人家门口扔着个破锅。得了,就是它了,拿回家去喂猪。孙老汉刚把铁锅拿在手里,无极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襟儿,嘴了说了声,闭眼。再次腾空而起。
   
无极子把孙老汉送回家后,说了声老爹保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孙老汉就觉得梦里一样??赡闳羲邓皇敲?,这事儿也忒玄乎了。你要说它是梦,那口破锅又确确实实的在他的手里拿着。孙老汉把俩儿子和儿媳妇喊起来,把晚间发生的事儿和他们念叨了一遍。
   
俩儿子和儿媳妇听得是瞠目结舌:天地间竟有这事儿?
   
听完了孙老汉的嘚啵,又瞅瞅孙老汉拿回来的那口破锅。俩儿子和儿媳妇嘴里一个劲儿埋怨孙老汉,说你老拿啥不好,拿回来口破锅干啥?
   
人呢,是你的拿,不是你的千万别沾。孙老汉对俩儿子和儿媳妇说。
   
拿回来的那口破锅,孙老汉就把他扔在了驴棚子旁。
   
以前该过啥日子还过啥日子,该打铁的打铁,该救济穷人的还救济穷人。
日月如梭,眨眼就是两年过去了。

                             
   
说这一天,孙老汉正在闲坐,他的小孙子慌张张跑来了。爷爷,不好了,咱家出了怪事儿。孙老汉一激灵。忙问,出啥怪事儿了?
   
小孙子喘嘘嘘的说;俺从周先生家识字回来,走到咱家驴棚子时,憋得实在不成了,便脱裤子撒尿,尿着尿着,有一滴的尿溅到破锅里了。俺尿没撒完,可是不得了,把俺都吓死了,溅到锅里的尿,已满满的一大锅,浮漾浮漾的。
   
小孙子的话,孙老汉听得半信半疑。
   
孙老汉说走咱去瞅瞅,就拉着小孙子就奔了驴棚子。

等爷俩来到了驴棚,孙老汉甩脸一瞅,可不是咋的,小孙子说的没错,锅里是有水,满满的。孙老汉心里欻拉一翻个:罢了,这是口宝锅啊。
   
孙老汉对小孙子说:孩儿啊,这事儿莫对人讲,听见没。
   
小孙子听了,使劲儿点点头;记下了。
   
孙老汉把那口破锅搬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放在了一个木箱子里。夜里他睡不着,便打开箱子,往锅里撒了把粮食。撒完了粮食,他嘴里念到;粮食粮食快满锅。你说神不神,一把粮食撒下去,那锅里立马就变成了一锅的粮食。
   
孙老汉心里暗喜,这下子,咱穷苦人家有饭吃了。
   
打此以后,孙老汉是东家一把米,西家一袋粮,成了远近闻名的善人,紧跟着,又置了几百亩地,盖了几所宅院,成了庄子里的员外。
   
说这天早上,孙老汉还在沉睡,耳听得外面是战马嘶鸣,人声鼎沸,战鼓擂的震天响。咋了?没等他下地,他大儿子风火的闯进了屋子。爹,快瞅瞅去吧,大事不好,来了好多的军队,把庄子围了个里三层外八层的。
   
听了大儿子的话,孙老汉忙披衣穿鞋来到院外。
   
来到院门外,孙老汉手搭凉棚,可不是咋的,我的个天,军队无边无沿的,一个个盔明甲亮,估摸着得有上万人。
   
正瞅着,一阵马蹄子响,孙老汉面前来了个骑马的将军。那将军平顶身高能有丈二,面似蓝靛壳,手托着把大斧子。好么,那大斧子能有半个小车轮般。

那个将军来到孙老汉的眼前,在马的得胜环上挂好大斧子,跳下马来,双手抱拳当胸;老人家受惊了。莫怕,俺们是唐王李世民的人马。俺叫程咬金,带兵正在追赶那河北王李子通,路过此庄,讨扰了。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孙老汉心里害怕,面上还得镇静;原来是程将军,小老儿有礼了。将军的大名,小老儿久有耳闻,如雷贯耳是皓月当空。唐王的军队乃仁义之师,今日能来本庄,那是小老儿的福气。将军,请到屋里说话。
   
程咬金哈哈一笑;老人家,军情紧急,不必过度打扰了。俺们走至贵庄,军粮有些紧缺,想借些军粮。日后一定加倍奉还。
   
孙老汉说;程将军太客气了,小老儿这就命庄人准备粮草。顺便再管大军一顿便饭。程咬金听了孙老汉的话,惊诧不已:老人家,你的口气太大了,你晓得俺老程带了多少人马,整整三万。三万人你说吃顿便饭,老人家取笑了吧。
   
孙老汉说;将军若是不信,咱当场试来。说着,孙老汉吩咐他俩儿子;儿啊,在院外支起火来,架上锅,请将军和军爷们吃饺子。

眨眼间,准备齐当。
   
火烧的旺,柴添得急。锅里的水哗哗的。包好的一盘饺子放进锅里,水里滚了几个滚儿,立马就漂了一锅。如此一来,把个程咬金瞅的是目瞪口呆。
   
饺子捞了一锅又一锅,三万军士吃了个肚儿圆。
   
吃罢了饺子,程咬金为酬谢孙老汉,命人取来百两黄金奉上。
   
孙老汉婉言谢绝。
   
程咬金说了声,老人家多谢了,那咱后会有期。带俺平定那李子通后,定向唐王言明,为老人家请功。言罢,便率大军离去了。
   
程咬金带人走了,庄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返回头,咱们再说这程咬金。
   
程咬金再剿灭了李子通后,班师回朝,把所见所闻跟李世民回禀了。当说到在文安的一个小村子吃饺子一节时,李世民惊叹不已。
   
李世民退朝到了后宫,正碰上了西宫娘娘萧美娘,他把程咬金所说之事又和萧美娘说了一遍。那萧美娘听罢,蛾眉紧蹙;万岁,大事不好。

萧美娘没头脑的话把个李世民唬得不轻;爱妃,此话怎讲,有何大事不好?
萧美娘说;万岁,那老头有那么个宝贝,一下子能管上万人的吃喝。这要是他将来居心不良,和哪个反王联手谋取万岁爷的江山,谁又能阻挡的了。

听了萧美娘的话,李世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暗暗打定了主意;来呀,去请程老将军。
   
功夫不大,传旨官把程咬金带来了。
   
见了李世民,程咬金倒身就拜;不知万岁找臣何事?
   
李世民压低了声音;程爱卿,你必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领旨去吧。李世民给程咬金下了道秘旨。程咬金一皱眉,这个,不妥吧。
   
李世民一瞪眼;爱卿难道要抗旨不成,快去办来。
   
程咬金无奈,点起了五千人吗,连夜出发。三天两夜的疾行,第四天拂晓时到了文安县城西的那个小庄子。坐在马上,程咬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说李世民哎你不对啊??赏趺盐?。

思索再三,程咬金把牙一咬,手里的大斧子一挥,嘴里喊了声;杀。
   
五千人马虎狼一样进了村子。
   
一时间,刀光血影,人头滚动。片刻间,将村里男女老少斩尽诛绝。程咬金提着大斧子来到孙老汉家门前时,见院里院外躺着不少的死尸。众兵丁翻了个底掉,也没见到那口破锅。
   
猛听得一个稚气的声音从房顶传来;程咬金,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你家唐王昏庸不堪,听信谗言,和那隋炀帝杨广有何区别?程咬金急忙抬头观看,就见一小儿坐在屋顶上。那小儿上半身光着,胸前用红绳系着把钥匙。
   
小孩儿接着说;程咬金,回家告诉你家唐王,俺们这地方,再小的人,也是男人当家。说完这句话,小孩子一晃身便不见了。
   
程咬金回朝交旨,把小孩子的话对李世民说了。
   
李世民一跺脚,哎,杀错了。人家说,男人当家,不就是在骂我么,人家是有功的。自知有错的李世民为了谢罪,命程咬金再次回到小庄子,好好安葬孙老汉和庄子上被屈杀的人,又命程咬金凿石立碑,并亲写碑文……

历史虽然过去了千年,几经风雨,可唐碑依在,并被河北省立为省级文物,就此,唐碑的传说也流传了下来。
   

附录:
    
文安西汉置县,距今已两千余年。
   
周武王伐纣灭商,建立周朝。周分封诸侯国,召公奭被封为燕国(今河北北部和辽宁西端)君主,建都蓟(今北京城西南)。文安地属幽州燕国。战国时代,韩、赵、魏分晋自立为诸侯国后,文安地属赵国。

唐贞观元年(627),以丰利、文安两县相近,遂省丰利入文安,县治由柳河东侧迁至原丰利县城。此即文安县城之始。从唐朝初期至中华民国时期,虽朝代更替,州、郡有别,文安县治驻地始终未变。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