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三祖圣地年味浓
作者: 许茂生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5-16 16:41:01

羽毛球 入门 挥拍动作 www.rrh58.com  北方人过年,各地区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异。即使小有不同,流传到今天,要么是被扩大、扩散,终究全局归一;要么由于过于特别,没能影响周围竟至不再传承,由此堙没了。近年来更是不断趋同:接受些新的、外来的,遗落些旧的、特别的,于是乎,年就天下——北方一般了。

在涿鹿城区和广大农村,年节还略有些特色,至今遗留些影子;有些还在鲜活地上演,恐怕要不了多久,也就混同了。籍此春节民俗调查契机,我深入走访了涿鹿城乡,访问了健在的老人,把涿鹿一带春节、元宵等节日习俗做一梳理,从腊八说到老填仓,权作资料留存吧。

一、腊八

腊八,如果说算不得年的序幕,作为大年的楔子,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了。

涿鹿是三祖文化的发源地,民间传说很多。腊八的来历也有说法:上古五帝之一的颛顼氏有三个儿子,他们死后都变成恶鬼,在每年腊日出来吓唬孩子。人们害怕小孩遭殃,就想出办法镇压和惩治他们。人们以为这些恶鬼怕红豆,就要在腊月初八这一天用红小豆、赤小豆熬粥,以祛疫迎祥。

腊八前一天的忙碌,已经让人们嗅到了年的味道。初七上午,女人们和老人孩子在家里清洗干枣和各种五谷杂粮,准备尽量多的果仁;男人们则带着半大小子,到河川里打冰:把清亮的冰块弄回家,放在铁锅里加热融化,当做熬粥的圣水。这冰只要天然的,一来不可自家盛水来冻;二来,一旦冰沾染了泥土或其他脏污,不能用水洗,只能砸掉抛弃。食材清洗干净,晚上就一股脑下锅,分层铺设好,进入几乎彻夜的慢慢熬煮程序。半夜里,操持饭食的女人不知道要起来查看几回,既要保证熟透、干湿合意,又要避免烧糊。

腊八一早,大人们催促孩子们起床。待大家穿戴齐整,就盛出那飘着果香、米香、豆香的腊八粥。先盛一碗敬祭神仙祖宗,再按计划预留了送给街坊邻居的,然后一家子围着饭桌开吃。腊八粥必须要在天亮前吃完,而且不管你爱吃不爱吃,都要吃下去一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寒冬温暖、一年平安,也能避免得红眼病。所用的干果、杂粮一般来说是八种,也可以多些,根据自家的情况确定。当今那些特意准备的果实,在从前其实是清理零碎的剩余杂粮,避免浪费的意思。

初八天刚蒙蒙亮,街巷里就开始隐现着人影。人们把敬重神灵的腊八粥涂抹到大门门框和门楣上、树干和树杈上、街道拐角处,祈求阖家平顺、瓜果丰盛、出入平安。即使你再仓促,树神是必须敬重到的,腊日是他们接受人间祭祀的唯一时间。在涿鹿,这一仪轨就叫“喂树”。

各家的大门已经敞开,络绎的出入着大人小孩,手里都端着一只大碗,不是送出的,就是来赠送的。送来的都要接受,不能转送——邻里的祝福就在这交流和交换中传递着。

太阳出来,天空放亮,笃信佛道的居士香客们去庙里打冰山,吃施粥,求福泽;一般人家开始消消停停得做一件程式化的工作——淹蒜。淹蒜也叫变蒜,老醋浸泡了剥干净的大蒜,加盖密封,只等过大年开启食用。腊八再过20天,大年来了,蒜也在醋的浸泡下变得翠绿,醋是酸中有辣,蒜是辣中含酸,蘸着吃饺子和肥肉最相宜。

这一天,也是乡下百姓扎灯笼的时候。人们扎好各种灯笼骨架,只等腊月二十三裱糊、着色,就可以悬挂或给孩子们拎着走街串巷了。

腊八在涿鹿,是一个佛家、道家、俗人(涿鹿人称为大教)共同的节日,寺院庙宇和寻常百姓一起热闹。

二、小年

涿鹿一带有“二十三,祭灶官”的说法——给灶王爷上供。主要供品是祭灶糖。祭灶糖要黏而沾牙,因为这天灶王爷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的事情,百姓们唯恐他说坏话,用祭灶糖沾住他的嘴,他就只能点头了。

祭灶糖主料是小米、大麦芽,做法简单:把小米蒸熟,大麦芽碾烂,放在一起拌匀,发酵个把钟头,注入适量开水,盖上锅盖继续发酵;然后把浆汁盛到锅里熬制,直到熬成糖??;再搅拌,待热气散尽,就不断捶打,糖稀从红色变成白色,劲道了,就做成各种形状的糖块。祭灶糖切忌放芝麻,那样就不能粘连灶王爷的嘴,起不到作用了。这种糖一遇热就化,攥在手里,不需多大的功夫,黏糊糊的。吃得时候,需要上下牙使劲咬住,用两只手攥紧,使出吃奶的劲往下掰。

涿鹿人传说,灶王爷作为一家之主,不喜欢让外人观,所以祭灶时只有家里人;还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讲究,祭灶就只限于男子。

送灶多在起更前后举行。一家人先到灶房,摆上桌子,向灶王爷敬香,供上用饴糖和面做成的糖瓜等。然后把旧的画像揭下,把糖用火融化,涂在灶王爷神像的嘴巴部位。用稻草为灶神扎个草马,和画像一起烧掉。涿鹿人认为灶君就是炎帝,供品中还要摆上几颗鸡蛋,是给灶君的部下狐狸、黄鼠狼的零食?;挂罹锶雎砹?,要从灶台前一直撒到厨房门外。

到了除夕,人家再买一幅新画像,将灶神请回贴上。这样一来,年前年后就没有灶神的监督,一般人暴饮暴食、聚众博戏。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腊月二十三以后,大人、小孩都要洗浴、理发,都用崭新的形象和姿态迎接新的一年的来临。就时代主要是男人剃头,邻里乡亲互相帮衬,或者剃头挑子迎来送往,而今是理发馆、美容店生意红火通宵达旦。

三、大年

正经的过大年是春节系类活动的重头戏,从年前的备办到除夕,再到元宵节,节目纷呈、闹腾不穷。出去北方共同的习俗,涿鹿还有比较特别的路数。

一是年前的“扮年”。

年近了,吃食成了最讲究的项目,扮年就提上了日程——主要任务就是置备熟食,且以油炸食品——炸糕、炸麻花、炸麻叶为代表。备办多少,视天气冷暖、家中人口多寡、亲戚客人密度而定。一般人家扮年都有相对固定的日子,还要一些人来帮忙:外嫁的闺女、村里的本家、街坊邻居。

此前,自家要预备好酒肉,捞好米饭,等待应酬帮忙的人客。前一天,必须准备好炸油糕的馅料、麻油和操练家伙;还要淘洗了黄米磨成面粉。

扮年大概在腊月二十六七。这天,家人一早起来,清扫家室、烧好温水、清洗家伙什。人客一到,开始蒸制黄糕。一屉一屉的黄糕热腾腾地出锅,家里就弥漫着云气,温暖亲切,让人心醉。每一屉出锅,立刻开“揣”——把黄亮亮的糕放在陶制的大斗盆里,力大的爷们挽起胳膊,双手蘸了凉水,使劲的压榨、反倒、锤叠,直到成为结实的、劲道的、滑溜的一块;然后立刻在上面沥些麻油,涂抹均匀,阻止干裂。嘴馋的、肚饿的,可以捩一块吃,蘸着懒豆腐也好、泡些菜汤也好,“面性糕”自有风味的。

 蒸糕完毕,炸制过程开始了。案板、笸箩、刀杖铺张开来,然后一边揉搓剂子、团夥形状、捏皮包馅;一边清理锅灶,烧热麻油,等待炸制。

涿鹿乡村的馅料一般有两种:豆泥和懒豆腐。豆泥大家知道,许多食品到现在还用这种馅料,只是添加一些枣泥、香精什么的;这懒豆腐却少有人知——其实就是不淋渣的混蛋豆制品。入冬后,人家在闲暇时拣选些黄豆(学名大豆),好的分出来等待过年生豆芽;次一等的准备碾磨成粉做懒豆腐用。做懒豆腐的豆粉不能用机器磨,这是因为豆性犟、油性大,机器磨容易黏糊滤网和叶轮,行不通的;同时做懒豆腐的豆粉要粗,太细腻反而点不成。所以就要用古老的碌碡和碾盘,推碾子压制、过箩,很麻烦的。做懒豆腐的程序很简单:烧一锅开水,把豆面粉放入锅中,慢慢加火,待开锅时,点入预先准备的酸浆——酸浆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豆沫在锅里渐渐乳化、聚拢,然后捞出,其实是一盘散沙了;然后煸炒葱姜蒜,和豆花一起炒制,加入调味就成功,可以直接吃了。

 炸糕的过程也不复杂,大锅油多火旺,不消两个小时就完工了。然而炸糕之前,油一进锅,人家往往关闭大门禁止出入,更谢绝外人光顾,说是担心走了油,晓事的邻里是不打扰的。炸糕剩下的热油,许多时候还要乘势炸些糖枣、麻花、麻叶,作为年节小吃。油炸的时候,正在生发的豆芽要回避,免得致使豆芽坏掉。

 扮年其实不止这些,还有蒸大供、蒸馒头,做丸子、烧肉等肉食,炒豆子、瓜子,生豆芽……时间漫长,要几天或十几天。这样整备,过年和整个正月里主妇们也就不着忙,消停走动、尽情玩乐。

 二就是熬年和迎喜神

 传统上,涿鹿人过年没有熬年——通宵守岁的习惯,更没有吃年夜饭的说法。除夕夜里放松乃至放纵地玩耍至午夜,成年人便要休息,养精蓄锐过新年;孩子们可以随意玩到天明,中途饥饿也只能吃些甜点,没有饺子供应。

 除夕夜,主妇们收拾去针线活计,把家人的新衣、鞋袜准备妥帖;把次日——大年早晨要吃的点心陈列出来,杯盘安排清楚,房间家具拾掇利落,后半夜就不再折腾这些,只等初一享用。因为这里的传统:新年初一,一不许开柜,二不能扫地。一直到后来有了电视、有了春晚,这些习俗才被打破。

 大年初一天不亮,鞭炮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洪大,自家也该喜庆新年了——点旺火、放鞭炮、吃点心。

 点旺火,也叫点旺草,是旧时代人最红火温暖的过年仪式:在庭院当中安全的地方预先竖立安放一束或几束干草——干透了的谷子秧苗。想要点燃长久的,可以在里面夹杂一些木材。家人起来,穿戴齐整,齐集院子中间,点燃起来那象征身体健康、日子红火、家族兴旺、运气亨通的火来。炽烈红火、热浪涌动,团圆、热闹、放松、尽兴的气氛会感染每一个人。人在周围玩闹,不时向火堆投入馒头、包子;同时把鞭炮燃放起来,那声、光充盈耳目,让人畅快淋漓,让人激情勃发?;鹗萍跣?,扑打衣服,整理头面,该吃早点了。

 涿鹿旧时代的大多数人,一年只能吃这一顿真正意义的早点——全是点心,伴以茶水、糖水,甜蜜的不得了。然而,除此之外,早饭再没有其他硬正食物。我们不得不感叹,旧社会人们生活的困苦和他们美好而微小的希望。

 饭后,并不急于拜年,先要做一件要紧事情: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小小拎着鞭炮、敲打着锣鼓家伙、拿着吃食去迎接喜神,几乎倾村而出,这叫“迎喜神”。以前,人们新衣新鞋新面貌地汇集一起,说说笑笑、兴兴头头、浩浩荡荡地在鼓乐声中去迎接欢乐。许多人把自己养的大牲畜也牵着,和人们一起热闹;有钱人家还要抬着大供,执着彩旗,甚至扭着秧歌。迎接的仪式中就有燃香、供奉、展拜。然后抬回供品,以示喜神到家。90年代,参与活动的人就少了,到后来,迎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老朽、一群娃娃,意思就不大了,以至于今天是彻底没有这个项目了。

 喜神的方位每年不定,提前由阴阳先生推算出来,大家就依此去迎接。有些村子的某一方位有缺陷或有障碍,该年喜神偏偏又在这一方,只能大略尽个意思。

三是上坟

在涿鹿,上坟的仪轨没有什么特别。四时祭祀各有重点,但只有春节的祭祀日子固定,其他如清明、七月十五、十月初一等,只要在当日或之前祭祀就可以的。

可是在上坟的时间上,各个小区域就有些不同,有初三上的,也有初二上的,还有初一上的。在县城西边的乡下,相邻的两个村子上坟的日子就不一样;在桑干河南,初二上坟比较常见;在桑干河北,则初三为正常。

春节上坟的意义主要在于拜年、庆贺,表达不忘祖先的意思。所以供上好吃好喝、燃烧纸钱以外,还要放炮,展示自己家族兴旺、门族昌盛的光景。

四是破五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涿鹿有“送五穷”的风俗。人们天不亮就起床,家家户户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每间房屋里往外头放,边放边往门外走,将一切不吉利的东西都轰出去。除夕到初五,人们一般不大搞卫生,扫地的垃圾也要先放在屋里的拐角处。只有初五这一天,一定要彻底地搞一回大扫除。家里角角落落的尘土垃圾都被清理出来,统一归置大门外,在垃圾中间安置好威力强大的二踢脚,点燃了让它炸响,将所有的晦气和穷苦炸飞。

从这一日起,女人们也不再忌门,可以出门走亲戚、拜年、做客,也可以看大戏、赏花灯、逛灯阵。

这一天是财神的生日,是涿鹿百姓迎财神的吉日。商户在开张营业以前,先到门店里请回财神,敬香叩拜;居民也要在送穷以后向财神拜年,祈求来年发财。

四、元宵节
  正月十五元宵节,和全国各地一样,涿鹿人也要阖家团聚,吃元宵、放烟花、观灯猜灯谜。羞怯的男女们也可以耍龙灯、耍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而最著名的、最盛大的却是“逛灯”。

涿鹿的“灯灯盏”,也叫“灯灯碗”,在桑干河畔和矾山一带却有不同的传承。以六堡村为代表的桑干河畔的“灯灯盏”叫“九曲黄河灯阵”,以太平堡为代表的“灯灯盏”学名“九曲八卦灯会”?!缎?/span>.延庆州》有“上元张灯,设放花炬,村庄城市多立竹木,制黄河九曲灯,男女竞赛夜游,名为走百病。”的记载。

走百病也叫“散百病”,是元宵节后一日——正月十六的好戏。妇女、老人、小孩,尤其是疾病缠身的不常出门的人们,尽量外出游走,驱病除灾。逛“灯灯盏”就是当地百姓最喜欢的“走百病”项目。

正月十二开始,村民开始布设灯阵,十三到十六供人们游走。无论是九曲黄河灯,还是九曲八卦灯,这“灯灯盏”都要依灯阵建设,基本套路和程式区别不大。两三亩的场地,纵横1919361个基点上设置好灯盏,灯盏互相勾连构成九个连接不断的单元,有曲折的通道连同。

元宵节前后的夜晚,四近村庄的人们纷纷聚拢来。他们尽情玩乐、消费,畅快地欣赏秧歌和焰火,然后融入这特别的游行。他们尾随着“灯主”和表演队伍涌向进入灯阵,游走在回环屈曲的灯盏分界的灯海中?;短诘某∶婕し⑵鸸壑诘男酥?,让人们流连观赏,得到极大的享受。

过了元宵节,整个大年就到了尾声,应该从肆无忌惮的狂欢模式逐渐切换到过日子模式了。

五、填仓

填仓,就是填满谷仓,经过了前前后后一个月左右的嚼用乃至挥霍,普通人家的食物已经近乎匮乏了。漫长的平实日子要过,再不济,粗茶淡饭是少不了的。在涿鹿,有“小填仓”和“老填仓”两个日子,“小填仓”是正月二十,“老填仓”是正月二十五。

小天仓节这天,在院子里或粮场上,农人用炭灰随意画出几个大小不等的圆圈,在圈里挖个小坑,就是粮仓。大人小孩在坑里撒些五谷杂粮,象征五谷丰登,粮食满仓。大人们必然要磨面、碾米或者买来粮食放进坛坛罐罐里,充盈起自家的粮秣。

   老填仓,是仓神的生日,人们要祭土地、谷神、磨神。傍晚,家家户户点烛燃灯,在庭院中间安置供桌,桌子附近撒些秕谷、干草秸秆,然后摆上供品,挨次上香、敬表,以祈盼仓神、谷神降临,给人们带来一年的好收成。

老填仓一过,农忙也该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大年就完全收场。

 

 

详细许茂生简介

【作家简介】许茂生,男,1970年6月7日出生,1990年毕业于河北宣师,1994年通过河北师大自学考试,取得“汉语言文学”专科学历。 1990年7月任教;2005年开始从事文物管理工作至今。

        个人爱好及特长:中国历史、文学写作、周易研究、文物考古等。
        主要作品有《涿鹿的玉米面凉粉》《悠悠乡愁悠悠枣》《稚子如此过大年》等多篇刊登在张家口日报,其中《黄帝祭文》获第八届冀台同胞涿鹿共祭三祖大典祭文征集活动二等奖。
更多许茂生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