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深深的眷恋
作者: 刘克菊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12-9 9:53:17
         家是人最终的落脚点,是人生的驿站。

羽毛球 入门 挥拍动作 www.rrh58.com 最难走出的是家园。这对于那些初离家门的人来说,体会尤为深刻,我颇有感触。

二十岁,我告别了形影相随的父母,生平第一次走出了眷恋深深的故乡,隐隐痛爱的家园,踏上了汇源这条期待开拓的创业之路。

自此,二十年的童心,二十年的梦幻,二十年的纯真,二十年的娇惯都远离了我。二十年,何其漫长,从未离开过家门的我,出门该有多难??!茫茫然,眷恋象生了根,长了脚的藤蔓,密密地,密密地爬满了我整个心田,一直通到魂牵梦绕的家园。

说真的,在家这个温暖的安乐窝里整整度过了二十个年头的我,该有多少美好的往事值得留恋啊。身居其中的时候,不觉得它有多好,一旦离开了,才觉得那原来是天堂,是最温馨幸福的地方,无奈,人往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

初来乍到,在这远离家乡的陌生土地上,每每到华灯初上的夜晚,一想起对家乡亲人那种深深的眷恋,禁不住就浮想联翩,泪流满面,继而也就想到了从前,想到了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爱怜,同学、朋友的情感,至今仍常常浮现在眼前。然而,今非昔比,从前再也不会回来了,就象事物每天都在经受着日新月异的转变一样,每一刻都是一个新起点,且风云突变,难分终点。

尽管天空依旧蔚蓝,阳光依旧灿烂,空气依旧清鲜,白云依旧飘然,但是人与环境都已发生了根本的转变,绝非从前。当然,我也不可能再是二十年前那个幼稚、单纯的我了,经过二十年的春的温暖,夏的迷恋,秋的凉爽,冬的严寒之后,我较从前多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稳健,多了几分知识,当然也多了几分茫然,而且伴随时光的流逝,有无数失败的辛酸,胜利的甘甜,晴天的欢欣,阴天的哀怨,都已付诸东流了。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明知流走的难再复返,可我依然眷恋,毫无怨言。

倚门而立,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陌生的车间,总觉有一种孤独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倍觉清寒。

每当吃起饭菜,泪水就溢满双眼。从平淡的饭菜中,我第一次品尝到父母辛勤种出庄稼的香甜;第一次体谅到做父母的艰难;第一次觉出远离父母的孤单;第一次想到回家时多帮父母干点活,把生活的重任分担——总之好多第一次在我脑海中闪现,在我晶莹的泪光中闪现,闪现父母劳累的身影,那熟悉的身影一直迷糊了我的泪眼。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句流传千古的名言以前我看了总不以为然,想不到在我离开家的期间,恰巧得到了真实的体验,到今天为止,我才真正懂得了它的内涵,是那般藕断丝连。

在永久的记忆深处,我坚信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初次离开家门时,父母千叮咛,万嘱咐的那般挂念;永远也忘不了临走时母亲早包好饺子等我吃的那泪水涟涟的一天;永远也忘不了在异地日日夜夜想家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眷恋;忘不了的是无数“永远”!

在异地工作,我懂得其艰难。家,无论怎么说我都万般想念,可我明白:既然已来汇源,就是汇源的一名职工,就应好好干,因为我志在汇源。相信汇源的领导及职工会象我的父母兄妹那样热心待我,望家中父母放心,不要对我有太多牵挂。

总之,眼前那陌生的一切,随时光的流逝我都会适应,随俗为愿。唯独对家及亲人那种深深的眷恋,始终都不会改变,永远不会。

拜托清风,把这份刻骨铭心的眷恋,悄悄送到我魂牵梦绕的家园。

 

详细刘克菊简介
【作家简介】刘克菊,女,1973年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临沂大学毕业。自幼酷爱文学,勤于笔耕,发表过诗歌、散文、小说等多篇,文学大赛获过多项奖励。出版《文选》一部,并在《燕赵作家》文学期刊发表《永远的卡尔》《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汇源的罗曼蒂克》《花匠刘大爷》等作品。心地善良,感情细腻,靠真情写作,常被情感打动。几乎每一篇作品都是在泪光中完成的,感触颇深。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不肯放下心爱的笔,坚信有耕耘必会有收获。

 

更多刘克菊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