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捡钱
作者: 王月平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1-18 21:19:03

羽毛球 入门 挥拍动作 www.rrh58.com         城里工作的儿子打来电话时,丁秀珍正在豆田里拔杂草。“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您有孙子啦!”听了这个消息,丁秀珍高兴的合不拢嘴,连说:“好,好,我这就回去告诉你爸,安顿一下家里,就给你哄儿子去。”“妈,不着急,您孙子才两个月,还在他妈肚里呢!”“瞧我,都高兴糊涂了!”话筒中传来儿子愉快的笑声。挂了儿子的电话,丁秀珍放下手里的活,匆忙往家跑,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伴。

        远远的她看见老伴正站在家门口向这边张望。原来老伴也接到了儿子报喜的电话,他也正等着向老婆报告呢。老俩口回到屋里,妻子说:“再过几个月孙子就要出世了,可儿子连房子都没有,总不能让孩子在职工宿舍里出生吧。要不,咱凑钱,帮儿子做个首付?”“上哪凑钱去!城里的房价这么高,凑三两万的能顶啥用?昨天魏宝说,他家二儿子在城里买了楼,要五千多一平米,光首付就二十万呢!”“那你说咋办?儿子才工作两年,结婚时,儿子没跟咱要钱,这买房子,说啥咱也得给凑点!不行,把咱家这房院押上,到银行去借些!”“咱农村这房子押了也值不了俩钱!等看看再说吧。”老俩口不再说话,出屋去灶前做饭。
        下午,丁秀珍又去豆田里拔杂草。路上开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她家地头上。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他们下车后踩着丁秀珍家地的田梗,经过丁秀珍身边看看蹲在地上认真拔草的丁秀珍,什么也没说,便奔水库方向去了。男人手里拿着一副盒装的鱼竿。城里人没事时,便来这里钓鱼,其实,他们大多数人不是来钓鱼,而是来休闲的。丁秀珍也没太在意。
        太阳下山了,丁秀珍回家,路过水库,她想过去洗一下手。刚蹲下,她看到身边的石头后面有一个米黄色带小白花的双肩包。心里问:这是谁的包?她赶紧站起来,向四下看了一圈,水库边上一个人也没有。刚才那一男一女已经走远,好像手里提着鱼。他们踩着地的田梗向车跟前走去。丁秀珍想:这肯定是他俩丢的,多亏今天不是周末,这里没啥人!丁秀珍想告诉他们丢了包,他们已经钻进车里,开车走了。“看来光顾着钓鱼了,包丢了都不知道。”丁秀珍弯腰提起包,刚拉开拉锁,她便像被开水烫了一样,惊慌地把包扔在地上,“妈哟!这么多钱!”丁秀珍忘了洗手了,她看着那个包愣了几秒钟,匆忙把拉锁拉上。不知该拿着包立即回家,还是在这儿看着包等主人来找。“还是在这等着吧,万一主人发现钱丢了,还不回来找呀。丢这么多钱,还不急成什么样呢!”丁秀珍便站在河边看着这烫手的双肩包。同时声音有些颤抖地给老伴拨通手机。老伴听到她发颤的声音,关切地问:“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丁秀珍紧张地说:“你快到水库这儿来一趟!”“什么事?”“我捡了一个包,包里有钱。” “嗨,我当什么事呢!你的声音吓我一跳!你等着,我这就过去。”丁秀珍站在包跟前,等着老伴王树到来,她时不时抬头向四周看看。
        不一会儿,老伴来到跟前。他看着妻子丁秀珍问:“就是那个包?”丁秀珍使劲地点了点头。王树从容地弯下腰把拉锁拉开,一看这些钱,王树也吓了一跳。他活了这大半辈子,从没见到过这么多钱。他紧张地抬起头,话语不再沉稳,有些结巴地问妻子:“这,这是多少钱?”妻子说:“不知道,我没敢数。”老伴说:“咱先拿回家去吧??纯凑饧柑煊忻挥姓仪墓愀?。如果有,咱就给人家。”妻子点头答应。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老俩口抱着这个双肩包不安地回到家里。进门,丁秀珍赶紧把门关了,把窗帘挂上。王树迫不及待地开始数包里的钱。“一沓,两沓,三沓,四沓,五沓……”一百张一沓,一共是二十沓。“如果儿子在城里买楼,这些钱正好够首付。”看着这堆钱,王树兴奋地说。“这小孙子,还挺有福!爷爷奶奶正为他没地方出生而犯愁呢,就有人把钱给送来了。”丁秀珍看着这堆钱问:“这些钱,咱不给人家了?”王树红着脸说:“看看有没有广告再说。我觉那俩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就是没心没肺的人。哪有这样的!拿着这么多钱去钓鱼?要不就是他们非常有钱,平时二十万当二万看。要不就是钱来的太容易。”王树说完,吩咐妻子:“搁起来,先别动。”
        几天过去了,也没听谁说丢了钱。丁秀珍每天一进家门就把电视打开。她在找寻物启示。为此事,丁秀珍还故意到街上去看墙上、电线杆上贴出的小广告。转眼一星期过去了,也没人说起有谁丢钱这事。丁秀珍跟老伴说:“要不,咱把这兜子扔公安局或派出所院里去吧。”“公安局、派出所院里就都是好人呀!你真天真!”“哪怎么办?”“明天,咱俩直接上派出所,交给警察去!省的让这堆钱闹的,干活都干不到心上!”
        第二天,他们把钱送到派出所。并把怎么捡到钱,以及这几日的想法都跟警察说了。警察起身,握住老俩口的手说:“谢谢你们!你们不只品德高尚,还是我们乡的大功臣。”说着,给两位老人让座,倒茶。而后拨通电话。不一会儿,院内来了几个轿车。乡长来了,失主也来了。失主正是那天停车在丁秀珍家地头上,下来的那一男一女。失主下车握住王树和丁秀珍的手说:“太感谢你们了!”回头对乡长说:“这里不仅风景秀丽,空气清新,环境优美,而且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在这里投资,我放心!那个项目就定下来吧。明天,我们便把协议签了。”乡长激动的一个劲说“谢谢,谢谢”。那个与失主同来的女子走过来,拉住丁秀珍的手,同时擦了一下眼角溢出的泪水激动地说:“大娘,谢谢您!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您这样的好人!我太高兴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天一起钓鱼的男人说:“我也遇到了一位好领导,好大哥,上班第一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死的心都有。我怕失去工作,我没钱赔这么多钱。大娘,是您救了我。”说到这,女孩深深地给丁秀珍夫妇鞠了一个躬。此时,丁秀珍夫妇为没能及时把钱送给她们而感到内心一阵愧疚。
        这时,民警对失主说“刘总,您点点,这钱都在这儿。”刘总回头对女孩说:“小周,你把钱收起来?;厝ズ蟮揭邪旄隹?,把钱存到卡上。”女孩不停地答应着。刘总又对乡长说:“郭乡长,我们到王大哥、丁大姐家里去一趟吧。我觉这种拾金不昧的高尚品德,你们乡应该给以大力宣传、表扬。”郭乡长说:“那是,那是,应该大力宣传。我这就打电话让办公室整理材料。”这时,王树不好意思地说:“拉倒吧,可别宣传了。”丁大姐说:“宣传啥呀!让你们担惊害怕了好几天,我这心里还过意不去呢!”郭乡长说:“要宣传,要宣传的! 这对我们乡来说也是一件光彩的事。我乡的人民有这样的觉悟,我心里多自豪呀!”刘总推着郭乡长说:“走吧,去王大哥家。”一行人开车进了白金屯村,警车走在最前面。
        村民们一看警车开道,来了一串车,都停到王树家门口,于是仨五成群聚来看热闹。当他们得知王树俩口子捡了二十万块钱,交到派出所,归还失主时,都感到非常惊呀。他们有人说王树俩口子傻,有人说王树俩口子不可理解,有人说王树俩口子胆小怕事,有人说王树俩口子心眼好,有人说他们另有目的,有人说这好事怎么让他家碰上了……他们说:要是我捡到这钱,我就如何如何……
        看着议论纷纷的人们,乡长走出屋大声说:“乡亲们!王树俩口子拾金不昧的高尚品质,是我们全乡全县乃至全国人民的学习榜样。我为我们乡有这样的村民而自豪。他们的行为不仅代表了他们俩人,还代表了我们乡所有的父老乡亲。”人群中传出几声不屑的唏嘘声。郭乡长接着说道:“乡亲们那,王树俩口子送还失主的不只是钱,还有良心和诚信。我们需要好心人,社会需要好心人,好心有好报!王树俩口子得到的回报,不止是他们个人,而是恩泽邻里,惠普三乡,几代人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这个大好事是什么哪?”下面鸦雀无声,掉根针都能听得到。“这个大好事就是……”郭乡长抬头看了一眼正站在窗前向外观望的刘总一眼,怕这位才神爷感觉受了冷落,于是说:“刘总,你来给乡亲们说说。”下面出现一阵骚动。刘总清了一下嗓子,用带着京味的男中音说道:“白金屯村的父老乡亲们,我从王树大哥和丁大姐身上看到的是我们村人们的:善良、质朴、勤劳、诚实” 下面一下静了下来。“我原本考虑在滦平县投资一处红鳟鱼养殖基地,以开发带动我县的旅游产业,拉动我们当地的经济发展,使我们的村民富起来,腰包鼓起来,生活水平更上一层楼。在我还犹豫不决时,是王树大哥和丁大姐的诚实和善良感动了我。所以,我下决心,在你们白金屯乡投资。这个投资地点就选在你们村。到时,我将投资六千万,提供就业岗位一千人,(这一千人优先在你们村选录)并逐渐扩大投资规模。把你们这里打造成旅游风景名胜区,产供销,观光农业一体化的新格局。”下面响起热烈的鼓掌声,经久不息。这时,郭乡长向大家摆摆手,让大家安静。然后接着说道:“乡亲们,刘总明天就跟我们签协议。大家以最最热烈的掌声感谢刘总!”下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郭乡长说:“今天,这件大好事,我提前告诉了大家。你们回去乐的同时,也想想在刘总这个大贵人的帮助下,我们应该干些什么,怎么干?你们可以把你们对未来的畅想写出来,直接交到我那,我和刘总我们再商量。你们看怎么样?大家都回去想想??!今天我们还有事,你们就先散了吧。”大家陆续散去。这时,丁大姐已经把农家饭菜准备停当。一帮人开始上炕吃饭。
        饭间,刘总说:“王大哥,丁大姐,我想把你家这房,这院买下来。”因话出忽然,他不好意思地抬头看着王树。王树张嘴说道:“卖了我们没处住呀!我们在这院住的挺好的,从来没有过卖房的想法。对不住您了!”郭乡长赶紧夹起一个小白菜馅的棒面勃勃递给刘总,说道:“来,尝尝,我们这的特色棒面勃勃,小白菜馅的。”刘总接过棒面勃勃,看着王树说:“我是这样想的:我把你家院子买来后,房子肯定要重新盖。到时,我多盖出一间给您俩口子住。你俩也不用出外去住,还住在这个院子里。我雇您给我看管着这院子,您平时只需跟现在这样,把院落收拾干干净净的,另外把那两块菜地种些青菜,青菜不要上化肥、农药。”王树说:“看院、种菜到是没问题。”刘总又说道:“我每月给您一千元工资。至于房院,您要多少钱,您和大姐商量一下 。”
        这时,丁秀珍捅了捅王树,王树下炕跟妻向外屋走去。丁秀珍说:“要不,我们把房卖给他吧,多要点钱,也好给儿子买楼做个首付。这样,咱有住处还能帮儿子。只是你有工资了,那我呢?”王树说:“呆会儿我去问问他,看能不能也给你一千块钱的工资。你看那房子要卖给他,该要多少钱呢 ?要不,要十二万,你看咋样?去年,张明家那房子卖了十万,跟咱家的一样。” “张明家房子比咱家少一间呢! ”“少一间有什么用,人家不住这房子,要拆了重盖呢!”“咱儿子的买楼的首付可要二十万呢!”王树不语,妻又说:“要不,咱要十六万,再加上咱俩的工资,过两年也能给儿子做首付了。”“吓,你那工资还没普呢?再说,这城里的楼房过两年还不知是啥价呢?张明家丫头买楼时首付是十万,这还不到一年,魏宝家老二的首付就涨到二十万了。”这回,丁秀珍不说话了。
        这时,饭桌上的郭乡长嚷道:“嗨! 你们俩口子,商量的咋样啦?刘总等你们回话呢!”
        王树转身进屋,使了很大劲对刘总说:“一口价,十七万! 另外,我媳妇也想找一个一月能挣一千块钱的活,好给我在城里工作的儿子买楼做首付。如果不答应,那就拉倒。”刘总说:“行,答应!只是现在是市场经济,我也还个价。”王树俩口子紧张地看着刘总。“我给你们二十万。盖这个农家院的费用,王大哥你算算,到时我一并给你,你负责把房院盖好。我母亲住够了城里的高楼,希望到农村来住。不过,我母亲和我爸只是夏天来这里住。到时,丁大姐你给他们做做饭。青菜一定要咱自家种的不上化肥和农药的。我每月给您一千元工资,您看这样还成吗?”丁秀珍乐得合不拢嘴,连说:成!成!
        刘总一行人走后,第二天,同乡里签了在白金屯村投资协议书。
        第三天,便把买房的二十万还有建房的二十万,分别存在两张银行卡上,送到王树手里。
        第四天王树便招乎村中人收拾院中东西准备拆房子。王树说:要趁着天脑呼的季节把房子盖起来,这样房子结实。
        刘总也确实守信用,每月按时给王树的银行卡上打二千元工资。尽管房子还没盖成,尽管他的父母还没来住过一天。
房子盖成后,刘总的父母果然只是夏天来住几个月。
        三年内,刘总为白金屯投资6000万,利用滦河水建起了红鳟鱼养殖基地,集吃、玩、娱乐、休闲于一体。办起了特色餐饮,并依山傍水盖起了几处休闲别墅度假村。本村及附近村子的农家为了接待来此度假休闲的人,也开始建农家院,家庭旅馆,于是,这里的旅游产业便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
        曾有多事的村人说:其实王树家是陪本的,如果他们当初不归还刘总那二十万,他家既有钱又有房。儿子的住房首付帮了,也不至于老啦老啦的连自已的房子都没有。王树和丁秀珍听后乐呵呵地说:虽然卖了这房院我们收的也是二十万,但我们心里踏实,心里没病。再说啦,人家刘总还给咱们村投资6000万呢,我们在家门口就有工资挣,还啥也没耽误。
        几年后,刘总老娘去世,刘总分文没要,把房赠予王树夫妇。
详细王月平简介

 【作家简介】王月平,女,会计师,河北丰宁人,滦平职教中心教师。河北省作家协会成员。曾在《北京晚报》《女子世界》《教师博览》《北京教育教学研究》《公民与法治》《中国旅游文学》《中华诗词》《热河》《燕山》《承德日报》《承德晚报》《承德广播电视报》《忻州日报》《都市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二百余篇,并多次获奖。曾获“天籁杯” “德艺双馨著作家”称号。有多篇作品被录入《“天籁之音”优秀作品集》 《壮哉 金山岭长城》《秀色转山湖》《合和承德》《大美兴隆》等书中。编辑了《滦潮》杂志创刊号,参予了《滦平县地方文献汇编》。著有长篇小说《滦河源的春天》和散文诗歌集《风过草原》 。

更多王月平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