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民俗非遗 > 正文
永远在路上——记收藏家李治山和他的“曲周博物馆”
作者: 李光清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8 9:39:52

羽毛球 入门 挥拍动作 www.rrh58.com           在曲周,提起“李治山”,那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之所以名气大,不是因为他曾在县一中教过书,桃李满天下;也不是因为他当过县委宣传部的新闻科长,在省、市乃至国家级报刊发表过千余篇稿件;更不是因为他曾担任过县政府官员、县广电局“一把手”,而是因为他林林总总、形形色色、自成一家的文物收藏,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受到社会的青睐。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李治山,是地道的曲周人,年幼时便接触到一些古钱币。那时散落遗留在民间的古钱币比比皆是,他经常拿着这些古钱币与小伙伴们搞游戏,从小儿便受到古钱币的熏陶。在张家口上大学中文系期间,受一位历史老教授的影响,他对历史和考古特别感兴趣,并尽可能地游览了一些名胜古迹和历史遗存。他在大学期间写的一篇记游性散文《大境门》,就融进了张家口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1981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曲周一中任教后,他教的是语文和历史 ,已萌生了收藏古钱币的想法。当时,人们对古钱币的认知程度还处在矇眬时期,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召开,国家进入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允许人们有些个人爱好,文物收藏开始有了比较宽松的环境。尽管如此,由于他刚参加工作,收入有限,收藏没有目标,因此收藏品种不多,品位不高,数量极其有限。

有目的地真正开始收藏还是1990年以后。那时,李治山的工资有所提高,他的收藏视野也得到进一步拓宽,由单 一的古钱币收藏逐步发展 到邮票、铜镜、陶器、 古书地契、 书画、木雕等系列收藏。这一时期,他四处奔走,多方联络,广交朋友,结识了许多走村串户收藏古董的商贩。这些商贩,起初只是收购废品,偶尔买到一本古书或一件瓷器,转手倒卖后,发现利润很大,于是便热衷上收买古董,赚取利润,有的干脆改行,由收购废品转为收购古董。曲周县从事文物收藏的人寥若晨星,这些商贩收买来的东西,大都被李治山收藏。

除了坐等收购外,李治山还有意识地到各废品收购站(点)“寻宝”。县境内有多少个废品收购点,规模多大,路线怎么走,他都很清楚。挤时间,他总要赶上几里、几十里的路到废品收购点转转,翻翻捡捡,一呆就是老半天,偶尔发现个有价值的东西,他会乐不可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候村镇一家废品收购站按废铜8元一斤收购了一批铜钱,他以9元一斤的价钱悉数收买,“老板”还乐得合不拢嘴,认为捡了大便宜。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收藏由县境内发展到鸡泽、邱县、肥乡、广平、永年、馆陶、广宗等周边地区,很多古董商贩给他送来了各式各样的古玩:瓷器、铜器、木雕、石刻、瓦当、 故纸等几乎囊括了古玩行当的各个方面。

一次,他听说鸡泽一位农民在承包地刨红薯刨出了一大瓮足有一吨多的宋金时期的铜钱,准备卖给废品收购站,于是,他急忙找辆车风尘扑扑地赶去,一下子买回100多斤。这些钱币,囊括两宋各个年号钱及金代部分年号钱,奠定了他的古钱币收藏基础。

1994年,为把冀南边区发行的纸币收集齐全,他在县电视台作了常年征集冀南币的广告,一作就是三年。期间,收集到了大量冀南币,包括一些珍希品种,同时收集到了一些鲁西、晋察冀、旧中国五大银行发行的纸币和一、二套人民币。至此,他的钱币宝库拥有了方孔铜钱、贝币、库币、刀币、桥梁币、银元、元宝、铜板、纸币、纪念币等10多个品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系列。

随后,由钱币收藏延伸到铜镜系列、带钩系列和邮票系列收藏。

解放前,本县河南疃镇张庄村有位侨居在菲律宾的神 父,解放前在燕京神学院读书时便开始收集邮票,做神父几十年到过许多国家,收集了大量邮票包括教会邮票。到了1996年这位神父已是风烛残年,考虑到自己来日无多,便决定回国把多年来的藏品拿到北京拍卖会上拍卖,筹建慈善医院。也是合该有事,这位神父在京一下飞机便中风偏瘫,两年后去世。去世后,他的侄儿撬开他留下的一个精致的密码箱,发现其中装有几十本上万枚邮票,两位侄儿因遗产继承问题产生矛盾。闻讯后,李治山连跑两个多月,终将20本、上万枚邮票悉数收藏。其中有中国台湾全部邮票和日本、英国、香港、西班牙、菲律宾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邮票及数百个首日封和实寄封,更有花鸟、体育专题邮票集。此举,构成了他的邮票收藏系列。

2004年,是李治山报纸收藏的黄金年份。他把收藏的目光盯向刊载国内重大历史事件的报纸上。当他得知邯郸一藏友因年老多病,欲出售历年收藏的报纸后,便通过藏友欣然前往,一次性收购报纸2000余张,其中有解放前出版发行的《人民日报》、登载“文革”重大历史事件以及“两弹一星”内容的《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北京日报》等,堪称报纸收藏的上品。同年,他通过藏友搞到了中央民族学院处理的解放后中国少数民族发行的所有报纸,数量超过40000张,新中国成立后所有少数民族省、市、县发行的报纸一个品种不差。目前,他的这套新中国少数民族报纸大全在国内报纸收藏界占有一定的地位。

上世纪九十年代,李治山开始有意识地收藏陶器。曲周县与永年县毗邻,永年广府俗称“永年洼”,隋、唐时期曾为都邑,历史遗存多。农民在起土、建房、开渠、挖鱼塘时往往挖出一些坛坛罐罐之类的陶器,因为认知程度低,看不到这些东西背后潜在的历史文化价值,使很多陶器被当作废物毁坏了。李治山敏锐的目光盯向了“永年洼”,在不足半年的时间里,从“永年洼”淘“宝”上千件,包括春秋战国、汉魏六朝、隋唐时期人物、动物佣、 其中不乏上品。期间,他听说毗邻的肥乡县南河马砖瓦场取土时挖出了大量陶器,当他赶去时这位工人已把出土的东西运回家,屋里、院内散乱地摆了一地。李治山“慧眼识珠”,从中发现了一只东汉时期烧制的陶盆,底部烧制有“曲周”二字,当即买下。这只陶盆,对于曲周和肥乡两县的历史演变具有十分重要的考古价值,足以佐证在东汉时期的肥乡县部分地区隶属于曲周县。

李治山认为收藏与文化修养有关,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收藏家的个人品位和格调,而在书画收藏方面尤为突出。他对名人字画收藏情有独钟,乐此不疲,成为他的一大人生乐趣。一次,他从一藏友处得知肥乡县一农民罹患癌症,为筹措医疗费,欲将其父多年收藏的一幅名人字画以2000元的价格托人拿到石家庄古玩店出售。得到此信息后他立即赶去。找到主人后,字画已被带走,当得知此画系晚清大儒、著名书法家吴士俊的作品,形式为六条屏、颜体,内容是诸葛亮的《前出师表》时,李治山马上意识到这幅作品的分量和艺术性,表示自己愿出3000元收藏此画。几天后,画作带回,他如约付给对方3000元。当他看到主人贫病交加、被病魔折磨的十分痛苦时,心生恻隐之心。于是,古道热肠、心地善良的他又多付给对方500元,以示资助。此举,使主人深受感动,涕泗泪流,并把其姐家多年珍藏的清代著名画家恽寿平的一幅花卉作品介绍给他。当他赶去时,对方开口要价5万元,因财力捉襟见肘,他只好放弃。次年赶去时,价格已涨到10万元。再过一年赶去,画作已以30万元价钱被人收购,成为他的一大遗憾。然而,他收藏的吴士俊的这幅《前出师表》,在2004年中央电视台《寻宝.走进邯郸》栏目播出时,被专家组评为邯郸市十大民间国宝之一。

李治山常说,搞收藏,需要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经济实力;二是“沙里淘金”的“火眼金睛”;三是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文物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必须进行抢救性?;ず头⒕?。搞收藏不能等富裕之后再进行。然而,受经济条件的限制,他往往“望宝兴叹”,错过许多精品收藏的机会。又因为专业知识欠缺,留下许多遗憾。起初,他与外界沟通交流少,属“孤军收藏”,一些“古董”贩子蓄意制假售假,谋取不义之财,甚至有预谋地设套让他钻。为此,他也曾多次上当,买过不少赝品。但是,出于收藏界的道义感和社会责任感,对这些赝品,他一件也没有出售过。“我不能让这些赝品流入社会,让古董贩子再去坑害他人。”他说。

“历史文化知识贫乏是成不了收藏家的。”多年的文物收藏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孤军收藏是大忌。”为此,他购买了成批的书籍,白天黑夜坐拥书城,潜心钻研;一有空闲,便到邯郸、石家庄拜师学艺,还与本县和外地的收藏爱好者保持经常性接触联系;利用星期天和节假日到各地古玩市场转转……日久天长,他的收藏知识进一步丰富,视野进一步拓宽,收藏品种和范围进一步扩大。目前,他的藏品已涉及古今钱币、邮品、陶器、瓷器、青铜器、名人字画、碑刻墓志、木雕、报纸、故纸杂项、民俗用品等10多个品种系列,藏品达3万余件,成为曲周县乃至河北省南部名副其实的收藏大家!

建一私立博物馆始终是李治山的一个梦想。他深知,藏品价值几何,就在于让更多的人见到它、观赏它,让它与公 众见面、展现于社会,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将藏品束之高阁、秘不示人。此为他多年收藏的动机和初衷。随着藏品的日益增多和收藏规模的逐渐扩大,筹建博物馆的欲望也与日俱增。2005年的一天,梦终于开出花来了。当时,他与原县委书记魏吉平因公到天津办事,返回途中,他向魏书记畅谈了筹建博物馆的设想,引起这位全县当家人的高度重视。当年7月,邯郸市政府原市长王三堂莅临曲周调研指导工作,在曲周县党政主要负责人陪同下,视察了“曲周博物馆”的前期准备工作,并饶有兴趣地观看了部分藏品,叮嘱随行县领导:要邀请专家做好文物鉴定,高起点规划,尽快建成“曲周博物馆”。同年12月,市政府组织曲周县和市直相关部门负责人召开了曲周博物馆建设协调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要求曲周县简化程序,积极协调办理建馆手续;要求市文物局“将曲周私立博物馆建设纳入‘十一五’邯郸博物馆建设规划,在技术和人力上对其给予帮助和指导”,由于各级重视,协调联动,很快,土地使用证到手,邯郸市财政局提供了60万元的资金支持。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由于建馆缺口资金大,融资困难,建馆一度搁浅。

弱者等待机会,智者创造机会。为建馆,李治山四处游说,广泛联系,积极创造条件。后经人介绍,李治山与上海一家公司签定了合作建馆的协议。总投资1000万元,设计展厅面积2600平方米。博物馆建成后,将分设陶器、瓷器、钱币、铜镜带钩、书画、青铜器等展厅,展出文物3000多件。

荣誉,总是与奉献者为伍。多年来,李治山的执著努力和不菲的收藏成果,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2004年,他当选为曲周县民间收藏协会会长;2006年,当选为邯郸市工商联古玩业商会副会长,而后当选为河北省收藏家协会理事。

路途漫漫,云雾茫茫。在文物收藏这条布满艰辛与坎坷的道路上,李治山翻越了一道道高山屏障。他深知,山那面还有山呢。为此,他不敢懈怠,继续一路风尘,衔枚疾进。

他,永远在路上……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